首页 上首页

揭秘“小黄人”歪打正着的”网红”之路

          从《卑鄙的我》火起来的小黄人,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主题电影。随便卖个“萌”就轻松的\拿走了10亿美元的电影票房。然而编剧却说,这帮家伙能红,纯属歪打正着。
          从《卑鄙的我》火起来的小黄人,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主题电影。从”网红”再到现实中随处都可见它的形象,仅仅用了两部电影的时间,等《小黄人大眼萌》上映,它们靠着超强的群众基础,随便卖个“萌”就轻松的拿走了10亿美元的电影票房。然而编剧却说,这帮家伙能红,纯属歪打正着。在刚开始,剧组对小黄人是什么毫无头绪,更别说为它们拍一部大电影了。
小配角走红纯属意外
小黄人并不是像”大白”那样,通过各种数据分析来创造出来的。《卑鄙的我》系列电影的编剧肯·道里欧和辛科·保罗曾向媒体坦言,小黄人的成功纯属歪打正着,电影《卑鄙的我》围绕男主人公、不太成功的坏蛋格鲁的生活展开,而一个合格的反派总会有几个帮手,于是编剧们顺手设置了为格鲁跑腿的”Minions”——但在刚开始,剧组对”Minions”是什么毫无头绪。(注:小黄人都有自己的名字,但统称做Minions。)
在早期概念设计中,”Minions”的形象多为满身斑点、一脸不高兴、肉球状的生物,倒是非常符合反派走狗的样子。但随着不断修改,形象逐渐变得喜闻乐见:胶囊状、黄色、护目镜、大眼睛、满脸笑容和鬼脸。同时,导演皮艾尔·柯芬和克里斯·雷纳德机一动,提出把小黄人所有的台词都设置成一种奇怪的”小黄人语”,这种语言源自多种人类语言,却又似是而非,三句话不离开香蕉……大家纷纷表示”虽然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可是很厉害的样子”。就这样,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小黄人诞生了。
在《卑鄙的我》中,超萌的小黄人成功抢走了男主角的风头。虽然剧组预计到小黄人可能会成功,但随着影片热映,在全球掀起的小黄人狂潮则是他们完全没料到的。各种采访中,无论记者以什么问题开场,最终总会回到小黄人身上。在一次”Cosplay”活动中,使小黄人在国外的社交网络实现了一次大规模地病毒传播,在中国人们非常喜爱把小黄人的形象当成”网络表情”来使用,热度也开始扩展到现实中,甚至热到在你爷爷奶奶去的早市上都可以看见它们的身影,世界各地无处不在,也许是个劣质的玩偶,或者是被印在T恤上的图案。
在《卑鄙的我2》中,剧组开始对小黄人的外形进一步打磨,同时为它们增加了更多戏份,这也得到了观众更狂热的反馈。在这样的情况下,为小黄人门打造一部专属电影也就变得顺理成章。导演曾皮艾尔·柯芬曾说第一部中一共有899个小黄人,但到了第二部电影的海报中,经过计算小黄人的数量至少超过14000个。到了《小黄人大眼萌》中,小黄人成为了一个延续千年的奇特种族,数量更加不可计算。
小黄人不会说人话成了大难题
编剧布莱恩·林奇开始被要求写一部独立的小黄人大电影,以补全《神偷奶爸》系列中的故事。原本简单的小黄人开始变得复杂,拍摄团队开始探索人物性格和个性中的更多层次,编辑林奇开始讲要点放在了小黄人的起源上,然而,为这些淘气的人物创造对话要比编写他们的故事更难,”最难的地方是我们三位带头的小黄人不说英语。”没有对话这电影简直没法进行下去了。
其实,对导演皮埃尔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题,对小黄人的语言他已经有过了非常深入研究,三部电影中的小黄人都是由他配音。由于小黄人们大多都要依赖肢体语言来传情达意,这必须依赖手下的动画师来帮助观众们理解三个主角小黄人的意图。”许多电影都依靠肢体动作表现喜剧效果,而小黄人能够用他们一双——或一只大大的眼睛来表达感情。”编剧林奇解释说,”要怎么表现这一点?我们应该用什么词语来表现小黄人害怕了?我们尝试了很多次,也失败过很多次。我很多次甚至就在剧本上这么写下,如果我们能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就会听到他们说。我们趁导演有空的时候向他咨询,对编剧是非常有帮助的。”
大多数电影都会在剧本写完之后才开始选角,但在筹备《小黄人大眼萌》时,由于导演本人将为三位主要角色配音,这对摄制工作是个莫大的帮助。小黄人语其实是用各种语言的词语合成出来的,而小黄人们的搞笑动作让世界各地的影迷们都能理解他们。导演一直以来的目标都是让观众们理解小黄人想说什么,以及他们语言的韵律,而不是对他们的词语咬文嚼字。
由于故事中他们在远古时期就已经存在,而且他们环游过地球,因此小黄人语的语源来自于世界各地。导演为小黄人主角凯文、斯图尔特和鲍勃精心设计了独特的口音和声调以示区别。拍摄团队发现用不同的手势和语调表现他们的想法和感受是最佳的办法,”每次我需要在某个情节或镜头里表达某个意思,却遇到困难时,我的印度语和汉语知识总能帮上忙。我还懂一点点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印度尼西亚与和日语,所以我用这些语言中的词汇作为灵感的来源。我选择某个词语并不是因为它本身的意思,而是看重发音的韵律。”
事实证明,在两部《卑鄙的我》打下良好基础后,不会说”人话”的小黄人,完全可以撑起一部电影,并被观众所接受。
小黄人靠萌就能吸金无数
电影配角”反客为主”,小黄人并不是首例,梦工厂《马达加斯加》系列中的活宝企鹅就是另一个经典例子。但小黄人在全球造成的影响力和由此带动的经济效益却是难逢敌手。小黄人背后的出品方环球影业与亚马逊、通用磨坊、麦当劳等全球著名品牌合作,仅《小黄人大眼萌》一片就投入了将近6亿美元的前期宣传费用,但回报也是丰厚的:《卑鄙的我》全球总票房5.4亿美元,续集《卑鄙的我2》则坐收9.7亿美元,在全球其他地区率先上映的《小黄人大眼萌》更是席卷全球各地区票房冠军宝座,目前已经累计票房10.5亿美元,正式加入好莱坞十亿美元票房俱乐部,在中国上映后更有望成为有史以来全球最卖座动画片。
除了在电影院内,它们在电影周边产业也同样给力:Gameloft出品的”小黄人快跑”付费手机游戏全球下载量高达5亿次;《小黄人大眼萌》在全球开发了850项正版玩具授权,而几年前的《卑鄙的我2》还仅有250项。目前美国洛杉矶环球影城和日本大阪环球影城都有关于小黄人的游艺项目。小黄人仿佛是一座永不枯竭的黄金喷泉,环球影业此前已经宣布在2017年上映《卑鄙的我3》,相信到时又将在全球范围内刮起一股小”金”人旋风。